琅琊榜

主演:
胡歌,刘涛,靳东,王凯,高鑫
备注:
54集全
类型:
大陆电视剧 剧情,古装
导演:
孔笙
年代:
2015
地区:
内地
更新:
2019-03-20 16:21
简介:
《琅琊榜》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振兴山河为主线,讲述了在南梁大通年间,北魏兴兵南下,英勇善战的大将军林燮携年方十七岁的独生爱子林殊与赤焰军七万将士出征迎战,不料此行却遭奸人陷害,以致于刚刚体验顽强地拼死战斗、击退北魏大军的赤焰将士们冤死于梅岭。得部下拼死相救、侥幸生还.....详细
播放线路1
播放线路7
播放线路3
播放线路5
播放线路2
播放线路4
播放线路6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下载地址一

请先安装迅雷或QQ旋风再下载

相关大陆电视剧
琅琊榜剧情简介
《琅琊榜》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振兴山河为主线,讲述了在南梁大通年间,北魏兴兵南下,英勇善战的大将军林燮携年方十七岁的独生爱子林殊与赤焰军七万将士出征迎战,不料此行却遭奸人陷害,以致于刚刚体验顽强地拼死战斗、击退北魏大军的赤焰将士们冤死于梅岭。得部下拼死相救、侥幸生还的林殊却身中剧毒,不仅容颜大变,内息全摧,更从此再无半点武力,后其化名变成没有人能比得上大帮江左盟宗主梅长苏(胡歌饰),并在十二年后归来,暗中相助虽身为皇子、但因个性耿直遭到武帝厌弃的挚友萧景琰(王凯饰)智除奸佞,变成一代谋臣。他凭借着极其聪颖的手段拨开重重迷雾、扫除积弊,在他的幕后操控下,帝都形势大变,六部大都换主,并扶持一直被王室排斥的靖王萧景琰最后登上帝位,更为当初七万赤焰忠魂洗雪了污名。但是这时南朝境内纷乱四起,已代北魏而立的东魏趁机兴兵南下,为解国难,梅长苏服下激发体力的草药,毅然奔赴战场,在生命最终的三个月里,平定北境狼烟,以有不败威名的“少年将军”林殊的方式在沙场上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梅长苏/苏哲/林殊梅长苏/苏哲/林殊

梅长苏/苏哲/林殊

演员胡歌

配音胡歌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宗主,二十九岁。虽病体单薄,但容颜灵秀、气质清雅、才冠绝伦,蝉居琅琊榜首。曾是赤焰少帅林殊,是晋阳长公主与大元帅林燮的独生子,十三岁上战场,是奇兵绝谋、战无不胜的少年将军。十七岁时,赤焰军遭陷害全军覆没,林殊侥幸得以存活,但从此之后内息全摧,再无半点武力,多病多伤,时时复发寒疾,后改名换面为梅长苏,成为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的盟主。而后他化名苏哲回到金陵帝都,成为靖王的谋臣。他跟从前的林殊已经不同,现在的他低眉浅笑,语声淡淡,脸色苍白如纸,手指寒冰如铁,高深莫测,算计险恶人心。在他精心设计下,帝都形势大变,太子和誉王倒台,贤明的靖王登上帝位。平反冤案后,他拜别帝都,束甲出征,用最后一点精力誓死捍卫大梁边境和平,最终在他最爱的沙场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来时素颜白衣、机诡满腹,去时遥望狼烟、跃马扬鞭。两年翻云覆雨,似已换了江山,唯一不变的是一颗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霓凰郡霓凰郡

霓凰郡主

演员刘涛

配音邱秋

大梁南境执掌十万边防铁骑的奇才统帅,二十七岁。 林殊(梅长苏)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时大梁南边的强敌楚国兴兵,负责南境防线的云南王穆深战死之后,霓凰临危受命,全军缟素迎敌,血战楚骑于青冥关,歼敌三万。从此,霓凰郡主代幼弟镇守南方,南境全军皆归于其麾下。她指天盟誓,幼弟一日不能承担云南王重责,她便一日以一介女流之身保家卫国,直到幼弟能当重任为止。因赤焰惨案与林殊一别十三年,一直隐忍地爱着梅长苏,在其翻案过程中全心守护辅佐。

王凯王凯

靖王

演员王凯

配音王凯

萧景琰,皇七子,三十一岁。军中素有威望的大将军,战功累累、靖边有功的成年皇子,林殊最好的朋友。一直坚信大皇兄与林家是被冤枉的,因此被父王冷落了十二年,但无论面对再多的不公与薄待,他也不愿软下背脊,主动为了当初的立场向父皇屈膝请罪,只是默默地接受一道道的诏命,奔波于各个战场之间,远离皇权中心,甘于不被朝野重视,只为了心中一点孤愤,恨恨难平。在梅长苏的辅佐下走上夺嫡之路,他立誓要为好友和皇兄平反,但当觉得长兄好友都在天上看着时,却不知道好友一直在他身边,用病弱之躯努力为自己铺设着每一步路。

誉王誉王

誉王

演员黄维德

配音宝木中阳

萧景桓,皇子,三十二岁。当朝太子的最大竞争对手。生母为滑国玲珑公主,在大梁灭滑国之役中战死。序齿在太子之后,本无夺嫡资格,但他自幼养在皇后宫中,为皇后养子,被无子的皇后视为已出。誉王本人又聪明倜傥,最会讨皇帝开心,故得到诸般殊宠,待遇明显超出其他皇子,直逼太子,是太子最大的威胁。誉王为人虚伪圆滑,野心极大,对于皇位的野心和执念已经浸入血液和骨髓。一心拉拢麒麟才子梅长苏,最后勾结夏江,在其的鼓动下破釜沉舟、瞒天过海,发动逼宫之役,却未想到一切都在梅长苏的掌握之中,最终被梅长苏设计利用而扳倒。

蒙挚

演员陈龙

禁军大统领,大梁第一高手,琅琊榜第二高手,三十七岁。京畿九门,掌管五万禁军的一品将军。深受梁帝信任,正直英勇,忠君爱国。曾是林燮(梅长苏之父)麾下一员,后被迫离开赤焰军,也因此在赤焰冤案中未受牵连。蒙挚与赤焰军关系交好,视梅长苏如兄弟,对他极为关心,赤焰冤案后多次与梅长苏有书信往来,是京城唯一知道梅长苏归来的旧人。得知梅长苏归来后,暗中不动声色地全力帮助他的复仇与昭雪行动,是梅长苏在帝都的一把钢刀,更是他一切筹谋的左膀右臂。

萧景宣萧景宣

太子

演员高鑫

配音高鑫

萧景宣,东宫太子,三十五岁。生母为越贵妃,越妃在后宫极受恩宠,甚至超过当朝皇后,所以太子同样有恃无恐。他为保储位可以不择手段,视誉王为眼中钉,拉拢一品军侯谢玉,与誉王分庭抗礼,一心筹谋扳倒誉王,从而巩固自己的储君地位。曾派人重金上琅琊阁询问治世奇才,后力图招揽梅长苏未果。最终在梅长苏精心设计下被废黜太子之位。

飞流飞流

飞流

演员吴磊

配音马斑马

梅长苏贴身护卫,心智不全的少年,但武功奇高,天下少有敌手,唯梅长苏之命是从。终日护卫梅长苏左右,被梅长苏视若幼弟般宠爱。曾在落难时被梅长苏所救,因感念梅长苏的恩德而时刻保护他。他眼神寒冰似铁,难以接近,只有在面对梅长苏时才会融化,仿佛这天地之间只有梅长苏这么一个令他在意的人,家国天下在他眼里都不抵对苏哥哥的一丝牵挂。梅长苏胸怀天下,而飞流的心中却只有梅长苏一人,始终以一颗单纯之心陪伴着梅长苏一步步走完艰难的沉冤昭雪之路。

萧景睿

演员程皓枫

琅琊榜公子榜排名第二的温润公子,文武双全,名为谢家和卓家共同的儿子,实则莅阳长公主与大楚质子宇文霖之子。为人忠厚善良,视梅长苏为知己。但他多样的身世掀开后,却是一片鲜血淋漓,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仍然能够用一颗包容的心对待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悬镜司悬镜司

夏冬

演员张龄心

悬镜司掌镜使,夏江的徒弟,赤焰军前锋大将聂锋的遗孀。武艺精湛,执法公正,毫不偏私。多年来一直暗中追查赤焰军谋逆一案和其夫行踪,却没有预料自己的师父竟然是导致当年那场“逆案”的主谋之一。绝望之极的夏冬在哀情如潮、愤懑如织的情况下,认清了夏江的真面目。后在梅长苏的帮助下,聂锋得救,夫妻二人得以长相厮守。

谢玉谢玉

谢玉

演员刘奕君

宁国侯,一等军侯,莅阳长公主之夫。大梁柱石,位高权重,心机深重,老谋深算,在太子与誉王的夺嫡之战中,名为保持中立,实则暗中支持太子。十多年前,因为个人私利而陷害赤焰军,造成赤焰冤案,并从中渔利。最终自作自受,被梅长苏设计扳倒,被朝廷流放,后死于流放地黔州。

秦般若秦般若

秦般若 

演员王鸥

配音刘校妤

滑族皇室出身,27岁,父亲曾官拜滑国摄政王,却因滑国日后遭大梁攻灭而家道中落。秦般若身为长女,从小便矢志复国。长大后辗转搭上誉王这条线,便开始算计打点,决心助誉王夺嫡,并利用誉王为滑族复国作准备。秦般若美艳动人且精明干练,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谓心狠手辣。她侧身风尘,化身当家姨娘以掩护身份,并利用妓院姐妹淘搜集信息,借机掌控人马,逐渐壮大誉王的势力,来与太子抗衡。并于太子入狱后,倾全族之力对抗梅长苏与宫羽,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殊死战。

宫羽宫羽

宫羽

演员周奇奇

名为妙音坊(专设为达官贵人的听音娱乐场所)头牌,实际上却是梅长苏手下的密探,武功高强,貌美如花。一直深深爱慕着梅长苏,愿意为了梅长苏做一切事情。其父为杀手相思,是当年谢玉派来杀死莅阳长公主私生子的杀手,最终被谢玉害死,所以宫羽一直视谢玉为仇敌。

梁帝梁帝

梁帝

演员丁勇岱

配音李立宏

大梁皇帝,疑心极重,听信夏江等谗言,只因自己的一丝怀疑而导致十二年前的赤焰冤案,造成后果极其惨重。后在梅长苏设计下,终于为冤案昭雪,使得真相大白于天下,驾崩后让位于靖王。

莅阳长公主莅阳长公主

莅阳长公主

演员张琰琰

配音张凯

谢玉之妻,景睿谢弼等人之母。当年与大楚质子宇文霖暗生情愫,无奈被人陷害,误服“情丝绕”失身于人,被迫下嫁谢玉。谢玉死后,心如止水,最疼爱萧景睿。

言阙言阙

言阙

演员王劲松

当朝侯爷,国舅爷,言豫津父亲,皇后哥哥,性情淡泊耿直。年轻时意气风发,帮助梁帝打下天下,爱慕林乐瑶,无奈被梁帝迎娶封为宸妃,后言阙伤心隐退,暗中策划谋杀梁帝,后被梅长苏善意劝阻,帮助靖王登上皇位。

琅琊榜网友评论
仅仅一夕,那个金陵城最耀眼的少年没了曾经的整个世界。仿佛时间停驻一般,永远留在了烈火梅岭。余下的,只有满目灰烬。

最珍视的赤羽营和同袍战友刚刚血战归来,没有死在敌人的利刃刀锋下,却迎来自己人的无情屠杀;从小敬慕的父亲和长辈毫无缘由的含冤而死,再难忘记他们临死前的眼神;至爱的母亲血溅宫墙,恩师、君上、至交、旧臣牵连殆尽……连最后的余音都再难听闻。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忍过火寒之毒咬噬全身和口不能言的痛苦,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这清醒又模糊的日日夜夜,只知道,那一刻起,便生生对自己狠绝了心肠,碎骨拔毒,以大半寿数换回正常却改易的容貌,劫后余生,仿佛只剩下那苦心孤诣的一件事。

 “这样碎骨拔毒,对身体伤害极大,不仅内息全摧,再无半点武力,而且从此多病多伤,时时复发寒疾,不能享常人之寿。”
“死者不强求,生者却不能遗忘。”
“他们都在天上看着我,我必须要走下去。”
天理不昭,丹心不鉴,那就硬生生辟出一条路,一步步、一点点的重塑。

梅岭藏殊,梅长苏

曾经雪夜薄甲银袍长枪、喜则雀跃怒则如虎的少帅,如今支着恹恹病体畏寒拥裘,于一隅暗暗搅动这朝野上下。机谋算计,暗箭明枪,他牵起自己最鄙夷不屑的深重心机,扶持好友,昭雪天下,震外邦,肃朝纲,几多风雨,甘苦自知。十多年只为了一件事情苦心孤诣,没有退路,也经不起再一次失败,这位七窍玲珑却性子急躁的少帅费了多少心力才换得如今的算无遗策。

曾经最好的兄弟相见不相识。当年他们亲密无间、生死相托,如今只能换副面容做起为他所不屑的阴沉谋士。说着为了前程名利才相助,不露痕迹的摆出一副长袖善舞的姿态替好友挡去一切他不愿意做的委屈逢迎,只为了保有那么点真性情,为了最后期许的清明。

也看着他,重新触碰,却又仿佛再也不能走进那个气吞万里如虎的世界。武功尽废,缠绵病榻,手腕连握笔都无力颤抖,这就是当年单骑逐敌上百里,奇兵绝谋有不败威名的少年将军。又有谁比他更了解军营崇尚的钢筋铁骨?又有谁比他更适合更喜爱那个纵横往来、忠烈袍泽的世界?如今,却只能在阴沉算计时被指责不懂狼烟铁血,抚摸着再也无力握起的朱红铁弓。

还有曾经的那些故人。纵然相见也再难回到过去,连那最后一声太奶奶都来不及叫出。十年恍如白驹过隙,此情虽在,但也只能任由林殊的排位立于众人眼前,而梅长苏,苏哲,不过是阴沉算计的区区谋士。如此方能扫除一切诟病的可能性,为昔日和将来保有最大程度的干净。
尽弃过往,也被过往所弃,只盼昭雪故人,不愧英灵在上。只盼重铸军魂,清宇天下。

其实,仍然是那个任性的孩子。
不想让人看到如今这副自己都嫌弃的模样,不想让好友来同情可怜这副病体支离,不想让更多人和自己一起承担太重太沉的负累。
就算,那个孩子,在病中喃喃念着父帅,就算昏迷都不忘“景琰,别怕”,也仍是不想,不愿。

若真能一路冷硬心肠、满腔仇恨而无所顾忌,那倒反而会多出几分轻松。但偏偏,林殊也好,梅长苏也罢,骨子都依旧是那个有着赤子之心的孩子,依旧如往日一般重情重义,心绪起伏强烈,比谁都心肠软,比谁都在乎这来来往往的红尘羁绊。他是不够干脆果决,也可以说往来徘徊,但正是这份不忍,才是当年那个任性却心地最好最细心的少帅。

林殊从来没有让人失望,那梅长苏又什么时候真的狠辣绝情过呢?
是他提醒景睿长公主在激动时仍握着剑的手,是他在私炮房爆炸的第一时间想到无辜百姓的伤亡,是他费尽心血、妄生枝节也要救出赤焰旧部,是他心心念念着金戈铁马荣辱与共,又是他,从来不曾遗忘清明公允,家国安靖……

 “你只要守着自己的真性情,什么事情熬不过去?就像外面这雪,虽然看起来越下越大,但你我都知道。它终究是要停的。”这是他说给彼时深陷闷苦的景睿的赠言。其实,这句话最合的不是他自己吗?

他常常说自己机关算尽,但何曾蓄意伤害过任何一个无辜之人?他为了最后的目标立志扫清一切障碍,再苦再难的前路,退缩过吗?放弃过吗?就连家国大义的责任,也从来没有半分懈怠。曾经的性情,曾经的情义,曾经对于美好和光明的期许,曾经那些壮志凌云豪情万丈,从来没有半分改易。林殊,梅长苏,苏哲,哪个名字都已不再重要,他还是他,那些最重要最珍视的东西从来都在。

其实,做过的事不会被遗忘,经历的人生不会被抹杀,真正的挚情也自然不会随着光阴斗转而掩埋。
铁马金戈的荣耀不会变。他还是那个智计百出的少年将军,纵然不能策马御敌,也仍能稳坐帷帐,平定干戈。
故友情深不会变。哪怕在不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的那一刻,他们都有着默契,景琰都会在疲惫茫然的时候想到他,更合论得知真相后的倾力相护。时光变迁、容颜改易,甚至是生与死的界限都不能将其抹杀。
青梅竹马的情义不会变。当年背着玩闹的小女孩永远会站在他身侧,无关婚姻,无关爱情,只是那份最纯最真的信任和守候。如斯美好。
连他自己,也仍是那份赤子心性。因为抛不了过去,才会在被景琰怀疑罔顾人命的时候勃然大怒。因为相信情义,才会在长公主拒绝金殿首告的时候失望。因为相信光明,才会把一众值得培养的良臣推荐给景琰。因为向往那份干净,因为他的善意,才愈加喜爱飞流,宠爱飞流,全心呵护。有时候,他又仍是那个爱玩爱闹的孩子,口口声声称呼着水牛毒蛇,对帝都出现的怪兽异事感兴趣,不由自主为那些热闹玩笑吸引。

最难得的是,林殊经历过最深的黑暗,作为梅长苏,却还是相信光明的存在。
点点滴滴,枝枝蔓蔓,过去又哪里是这么轻易被抹杀?我看着着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一半欣慰,一半苦痛。欣慰那些人和事还始终在那儿,那个人终究不是孤零零的一人独战,而另一边,就像被一把刀插入心口,还不断旋转,心疼那份再也回不去的荣耀。南窗下的旧椅空置至今,而那朱红铁弓,迎回了主人,却再也没有机会被重新握起。

如此一想,最后的结局,算是仁慈吗?
邻国合力来犯,朝中无人,大梁危矣。梅长苏,或者说林殊,他用自己生命最后的三个月来重拾那如霜的傲气和骨子里的铁血刚强。

我其实一直都非常俗气,想要他生命得以保全,想要让别人知道属于林殊的完整一生,想要别人理解一路走来的艰辛不易,想要他妻儿绕膝,尽享俗世安乐。但这样,也不错。最是无奈痛心,也最是安慰豪情。短短一生,三十年光阴,从未辜负一分一毫。

 “想那曰束发从军,想那曰霜角辕门。想那曰挟剑惊风。想那曰横槊凌云……流光一瞬,离愁一身。望云山,当时壁垒,蔓草斜曛……”

“放眼十万男儿,奔腾如虎,环顾爱将挚友,倾心相持。当年梅岭寒雪中所失去的那个世界,似乎又隐隐回到了面前。”

不负军人铁血,北望狼烟,重披战甲。
不负仁义良善,不容江山残破,百姓流离。
不负昭昭初心,此血仍殷,情义千秋。
最后的最后,是一如昨日的耀眼笑容。
真像一个美丽的梦。

他的前方,他的身侧,有林帅,有祁王,有聂真,有晋阳公主,有那些早一步等着的他的同袍挚友,他们笑看着这个从来飞扬的少年,默默陪伴,再没有那日的阴寒与血腥。

一如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