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主演:
内详
备注:
类型:
微电影 剧情
导演:
内详
年代:
2012
地区:
内地
更新:
2018-05-19 09:16
简介:
盲人的丰富内心世界,犹如繁花盛开。盲人的丰富内心世界,犹如繁花盛开。...详细
播放线路1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下载地址一

请先安装迅雷或QQ旋风再下载

相关微电影
世界剧情简介
盲人的丰富内心世界,犹如繁花盛开。盲人的丰富内心世界,犹如繁花盛开。
世界网友评论
片名:《世界》
导演:贾樟柯
出品:上海电影制片厂
      星汇电影公司(香港)

故事梗概:
北京世界公园的华丽外表下,一名舞蹈演员和她的保安男友生活在他们波澜不惊的感情中。他们的生活中出现着行色匆匆林林总总的人,老乡、情妇、男友,这些人维系着他们与世界的联系。男友的一次外遇让感情出现危机,他们最终倒在泄漏的煤气中。看似偶然,却是这场爱情的必然归属。

影片赏析:
        《世界》正如题名作为词汇的多义性一般,拥有一个巨为繁杂的系统。贾樟柯在用一个浩大的工程证明自己的野心,他把对中国社会的深入洞察落实在对人的呈现上。贾樟柯的人物,永远与空间具有不可分割的从属关系。对空间充满智慧的设定和呈现,以及人物和人物关系的良好建构,使《世界》的影像具有丰富的甚至有点纷繁的信息含量和思维张力。
        “不出北京,走遍世界”作为一句全球化语境下极具讽刺意味的广告词出现在片头,便确立了全片饱含批判意味的基调。但事实上,《世界》的剧作以及镜头语言,是沉着控制的。叙事看似散乱,随意,平淡,但却具有整体结构的张力。事实上,这种张力来源于一组组的对照关系上。
        片头的一个超长的跟拍镜头,呈现出化妆间这个空间的完整构造与压抑氛围。女主角在狭窄的长廊里四处叫喊,只是为了索要一只创口贴。(我们姑且认为这是一种内心压抑的宣泄,固然这有可能是我个人的误读。)镜头通过女演员的穿梭调度出整个空间的喧嚣。后场的人们操着各地的方言打闹说笑,同时又手忙脚乱。整个混乱在某个拿着报话机的负责人(社会秩序维护者)的催场后达到极致并且进入平静,只剩下女演员一个人木纳的坐着,无论是人的状态还是空间都呈现出令人窒息的落寞和封闭。
        然而随后一组电子音乐渲染下的华丽镜头将领一个冠冕堂皇并且极度开放的空间展现了出来,我们看见女主角小桃表情木讷的走在时装表演的人群的最中央,着装光辉耀眼,观众如痴如醉,投入到世界公园的异国梦幻之中。这何尝不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全球化的迷梦何尝不是冠冕堂皇,而我们整个社会的痴迷,又何尝不是建立在这种半梦半醒的癫狂之中。整个空间与第一个镜头的压抑空间构成强烈的对照关系。高效的将贾樟柯对于影片主题的思考呈现了出来。
        这种呈现在影片开头便迅速进入到一个高潮之中,小桃坐着游览车穿梭于整个世界公园,仿佛是在穿梭于整个世界,她满足的对着电话那头交代男友记住买菜,这种场景具有无情的幽默。而残兵游俑般的保安队伍在缆车下方的出现,将这种幽默推向极致。整个片子便是在这种冷酷的幽默中开始对影片中的人物与世界的关注。而贾樟柯化身为一个老农对于镜头后的我们以及世界的审视目光,叫人不得不起一身警醒的疙瘩。
        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都将人物置身于世界公园中,这是一个有趣的空间,中国人对于世界的一切幻想在这里堆砌出来。全球化对于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对于片中人物,或许只是意味着缩小的无比精确的凯旋门、比萨斜塔或者是金字塔。他们的对于世界的需求和好奇都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中得到快慰般的满足。封闭意味着可掌握,中国人对于世界的渴望不是开放性的,而是封闭的。需要的是掌握,还不是融入。因为世界还是不是那么接受我们融入,我们也并不急于去融入。世界中的世界公园,将一个无比开放的空间古怪的压缩在了一个季度封闭的空间中,这本身就营造了一个极具讽刺性的氛围。而这个空间中的人,更是生活在一个更为封闭和传统的精神状态下。赵小桃作为一个每天穿梭在整个世界公园的人,一边在车上享受全球化的快感,一边恪守自己最为传统的尊严。她满足于自己拥挤肮脏的宿舍,认为要“好过地下室裹着雨衣睡觉”,她拒绝男友的性需求,表现出女性的反抗,却最终无力的躺在男友怀中请求他不要欺骗自己。她对于尊严的态度是坚定但是无助的,她毫不犹豫地拒绝大款的勾引,却又在发现男友的不忠后选择重新回到地下室裹起雨衣,并且最终与男友并肩倒在地上感受死亡。她生活在自己封闭的世界里,无法与身边同样封闭的人正常交流,却只能与俄罗斯女人安娜建立深厚的友谊,她们喝着二锅头聊天的场景极具力量。语言只是在营造一种实际“失语”的交流状态,但这种状态下人与人之间却产生了真实的情感,她们彼此表达,这种表达只是自言自语式的。这种安东尼奥尼式的场景非常受用于现在的中国。而他们最后的相遇,被安排在一个充斥着性交易的KTV中,保住自己尊严的小桃遇到正在出卖尊严的安娜,两个人的抱头痛哭无奈的表达出两种方式共有的无力,和当代中国女性的困境。
        小桃在工地与二姑娘对话的场景,使人惊叹于贾导演对于空间的发现与雕琢。一男一女被包围在一根根面目狰狞的钢筋群中,空间被无尽的分割,营造出两人心中的变形和抑郁。但此时一架飞机的飞过,将对开放空间幻想式的呈现令观众和片中人物一道,具有某种一时间到达极致的失落。两种空间的巨大反差使人物的内心世界得以有效传达。
        而小桃的保安男友,作为一个在北京混迹三年的汾阳农民。具有复杂的气质和精神状态。他孤独,充满了欲望但得不到满足。他骑马穿行于世界公园中,木讷的看待其中的一切。这种冷漠是一种普遍的冷漠。他对全球化并不敢兴趣,认为去法国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我们那里什么都有。”他关心的只是自己的欲望,在女友那里得到男性的尊严,在情人那里满足男人的欲望。他充满优越感的看待后进城的老乡,带他们在世界公园中穿行,有一种五十步笑百步的小农式的满足。他出现在镜头前永远是木讷的,这或许写照了他的木讷封闭的精神状态。他对生活充满茫然,对全球化充满疑惑。一边满足于自己对于世界的莫须有的掌控(他处于世界公园的秩序建立者的体系中),一边又疑惑于自己的生活地位。从片头他便在窥视着女友的行踪。多疑、自卑,使他最终需要通过性来证明女友的忠贞。并在得不到满足时迅速在外面开展竖立彩旗的活动。他对于世界的疑惑还来自于参加某些不法交易。他告诉头目的话永远是没问题。这是一种证明,来源是自卑。陈建生是一类人的写照,这类人在社会中,占有绝大多数的比例。
        世界对于这些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对于陈建生的汾阳老乡,北京就是一个世界,是相对于汾阳的世界,她们努力进入城市,做得只是社会最底层的活计,并且要为之付出生命,来认领尸体的老农只是木然的接过寥寥的补偿金,一包一包小心的放入内衣的袋子。他们终究不能明白这个汾阳之外的世界,他们一辈子被封闭在汾阳小城里。世界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夺走儿子的凶手罢了,但他们习惯逆来顺受,于是只能选择既往不咎。
        而相对于男女主角,他们非常满足于所处的虚拟世界,而真正的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只是意味着前男友和情妇的所往。他们成日游荡在世界公园中,已经习惯了封闭。所以贾樟柯对于他们出行的动画处理是聪明且具有现代感的。这是一种省略时间的极好方式,但归根结底是好在对于出行这一内容的省略。他们只是从一个封闭世界来到了另一个,行走的过程,其实一点也不重要。小桃坐在建生牵着的马上踱过来自英国的斜桥,他们木然的状态并不区别于二姑娘对于这个桥“像我们村的水坝”的评价。但他们自认为不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东西叫什么,仅此而已。他们易于满足又不满足于这样的满足,于是建生要去找情人,而小桃要去KTV“happy”。但他们对于世界的封闭最终决定他们会相拥倒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对于世界公园这个有趣的空间,最为吸引人的是,它是由一个全球化环境中祈求开放的愿望而来,但最终却成了精神闭塞的人们的精神家园。创始者或许只是为了勾起人们对于外面世界的兴趣,但人们却往往以此作为满足现有世界的法宝,他们觉得自己在这里已经拥有了世界的一切。于是他们不再对世界有了解的愿望。同理的是片中的人们,他们由对外面世界的幻想来到北京,却日益闭塞在了北京的一个角落里。他们的精神并没有走出汾阳,却在具有了北京人的某种外形特征后极其满足,仿佛拥有了世界。他们生活在一个缩小的世界中,但他们的生活却与世界毫无机会。他们的走秀精彩的进行在一个开阔的舞台上,但在生活中的走秀却让他们迷茫,无助。世界的垂手可得使他们封闭得更加理直气壮。并最终被封闭吞没。
        贾樟柯的空间洞察和使用的功力是一流的,而他的剧作也因为对人的生存状态的细致观察而有声有色。将人物置身于空间中,使人物的情感外现于空间,从而建立起空间的情感。这是贾樟柯一贯的特长。作为一部大制作的影片,贾樟柯对于多种视听手段的娴熟运用证明了他日益成熟的驾驭能力,而大场面的调度能力也使贾樟柯的野心有了进一步扩张的理由。

        贾樟柯有理由显露他的野心,这就是我最后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