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四十四

主演:
龚蓓苾,吴超,李易祥
备注:
类型:
微电影 剧情,犯罪,短片
导演:
伍仕贤
年代:
2001
地区:
香港
更新:
2018-08-08 00:29
简介:
剧情介绍:许多乘客挤上长途巴士四十四,其中一名男青年(吴超饰)因眉宇间流露出特别气质,引起女巴士司机(龚蓓苾饰)的注意,两人简单交谈几句后,巴士启动驶上一条偏僻公路。路上,巴士遭遇歹徒(李易祥饰),歹徒不仅将乘客票款抢劫一空,还胁迫司机到路边荒草地中欲施强暴,对此,除.....详细
播放线路1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微电影
车四十四剧情简介
剧情介绍:许多乘客挤上长途巴士四十四,其中一名男青年(吴超饰)因眉宇间流露出特别气质,引起女巴士司机(龚蓓苾饰)的注意,两人简单交谈几句后,巴士启动驶上一条偏僻公路。路上,巴士遭遇歹徒(李易祥饰),歹徒不仅将乘客票款抢劫一空,还胁迫司机到路边荒草地中欲施强暴,对此,除男青年之外的所有乘客都置之不理。男青年在动员无效后,独身冲到车下要求歹徒放过司机,反被刺中一刀,女司机没能幸免。被放回车后,司机继续开车,并将勇敢地站出来的男青年赶下。之后男青年又搭上一辆私家越野车,途中被一辆警车超过,男青年更加关心女司机的命运……

从风格上来讲,《车四十四》是一部典型的短片。短片电影正像短篇小说一样,不会以情节曲折,色彩绚烂取胜,这些都不是短体裁作品的长项。实际上,该片的导演刻意地将场景只局限于车上和路上,减少人物对白,几乎没有使用光线的变化和声音效果,如此种种安排,使该片的要素浓缩成一些不甚引人注目的点,均匀地分布在主题的周围,令片子在整体上给人以简洁明快的感觉。而在结尾处,主人公一个出人意料的微笑,像刀锋一样在观众眼前闪过――但绝对锐利,在已完成的全片中劈开一个新的视野。结局奇峰突起,这又是短作品的一大特征。导演可谓深得此中三昧者,而他的做法不但不僵化,还蕴含主题于其中(下面就要谈到),无怪乎引来欧洲观众对这一笑的纷纷探询。

主人公搭车青年的破颜一笑,是他获知四十四路车全车惨亡之后的第一反应。乍看去,这实在有些奇怪,于是观众不由自主地便要自问如果自己是那个青年,经历了他刚刚经历的事情:在漠然旁观的同车人注视下,独自下车营救被劫匪强奸的女司机,没有成功反而挨了一刀,又不可理解地单单被女司机赶下了车。如果自己处于那种状况,会做何反应。我发现我的答案是同样的一笑,相信会有许多人也是这个答案,因为正是这一笑给人的触动最深。然而,为什么会是笑呢?在惨祸面前,他,或者说我们,笑的是什么?有一种简炼的解释:导演故意使片中人物个性不够丰满使他们感觉上不像实在的人,而像抽象的概念符号,这样全车人的死所带来的也就不是初闻惨祸的沉痛,而是公义得到张显时的快意,这固然不错。但是,单纯的快意,既不是导演的意图,也不能令我们自己满意。即使我们在理智上完全接纳了上述解释,也仍然会感到这一笑中直指人心的力量有其更深刻的根源。

在片子放映之后,导演回答了几个同学的问题。从他的回答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想要指明,片中事件并非简单道德危机所致,他说 欧洲各国的观众都反映,在当地也曾有类似事件发生,可见这一事件的性质不应局限在某一地区或某一国家来理解,实际上它是人类进入现代社会后,普遍面临的问题:人情冷漠,社会丧失凝聚力。导演使用了象征性手法来表现这一点,即,他令片中所有的人――甚至包括女司机和男主人公――都缺乏鲜明个性,使他们在别人眼中,也在观众眼中,一定程度地成为符号,这也是我们多数人眼中映现的,世界上其他人的形象。不过,对于女司机和男青年,他又做了一点特别处理:他让他们之间进行了几句简单的问候性对白。男青年说话带点痞气,并不讨人喜欢,看上去也没有见义勇为者的一脸正气。但是,正如导演后来所指出的:几句简单的对话造成的亲近感,认同感,使男青年在危急时感到对女司机负有一种责任,感到应该挺身而出。

导演拟就的对白模式只能说是对这一问题的剖析,而算不上一种解决。且不论先贤在这个难题面前的失败,仅仅从现代社会巨大的规模来看,纯对话模式的解决方法也是不可取的。其实,社会太"大",这已被作为一种根源而提出过了。比如,亚里士多德和老子都认为小国寡民是最佳的状态,而腾尼斯则明确指出只有小社会才能实现和谐,达到"欢腾",大社会不可避免地要变得机械化。涂尔干倒是认为"大"不成问题,他希望用宗教作为调和剂以实现大社会中的"欢腾",然而,他并未成功。

过于庞大的社会必然要导致人与人的疏离,导致现代人感觉自己被束缚于巨大空间中的小小一点上,寂寞而又无助。这种状况下,人的心理会发生种种变异,做出种种不可理喻的事情。近年来的黑色幽默文学中有大量这种描写,《车四十四》的片尾一笑,也可算其中一例,只不过不是明确的表达。于是,问题又回来了,我们在笑,笑什么呢?也许是在这荒唐无序的世界里找到一点公义,快意的笑;也许是血腥惨象冲破心中压抑时的宣泄;也许是对自己在世界中无能为力的自嘲――我要说,都有可能。

车四十四网友评论
这是一部根据真人真事创作的电影,所以它在艺术表达上做到了极尽平实和简练,用一格格饱含信息量的影像画面和精准又简洁的剪辑组合成一部耐人思考和反省性质的故事。在整体效果的呈现上,电影已经充分并以极佳的方式向观众传达他所想要表达的东西,而这些都是通过一些看似漫不经心实为画龙点睛的镜头所表现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本片作者在整合整个故事素材和讲故事的能力都是足见功力的。

这是一部强调人们冷漠社会现实和道德反思的短片,所以既然想用一部短片的有限长度来表现一个深厚主题的话,那就需要一个平稳的风格中生发张力,这就也使影片初看起来,是比较朴实无华的,用的是一个普通摄像机的画质,在剪辑上也没有用任何转场特效,以简单的切为主,在光的处理与景的布置上又像是一部纪录片所给人的生活感,关于景别又不是特别跳跃,又不足以给人以很强的观赏欲望,极简的配乐明快,又不会给然太大的兴趣,在摄影角度上也以平实为主,但就在这些所有看似最普通的表现手法上,却使厚重的故事用最大化的真实感凸现出来,在观影的整个过程中,在十一分钟的时间里我们忽略了所有的导演痕迹与技巧,将着眼点全部放在叙事和人们在困境当中所面临的选择上,这是本片成功的最大优势。

从刚开始导演就给我们营造了一个最普通平淡沉闷的公车场景,用了一个简单的固定镜头就把气氛表现得很充分,再接着表现了一个青年在路上等车,镜头快摇过车,再上车,接着是青年与女司机的对话,车继续向前平稳行驶,在真实的冲突矛盾到来之前,这一串平淡的镜头连续反而没有给人无聊之感,是因为这一连串镜头都用得极为干净利落,每个镜头都饱含着一定的信息量,镜头与镜头之间的连续变换也特别干脆,中间不掺杂无用的废镜头,在这一连串镜头我们看到:

1.青年上车后,整个车上的气氛的转变,如果说车上原本所有的乘客都算是一层静止的背景的话,那么这个青年上车的一刹那,就立刻让人感受到故事的节奏的突变,一个有“生命”的人上场,故事也即将从这里开始。

2.另外揭示了女司机的人物性格,让观众将视点聚焦在这个女司机身上,表层上,导演给这个人物设计上一个大红色的外套,也是一种凸显的作用,再者青年上车注意她之前照片与现在的对比也在点明女司机这个人物。

接着我们面临故事真正冲突的开始:两个劫匪的出现。其实这两个劫匪出现的效果一下子打破了先前故事的平淡、沉闷之感,这一份平衡完全被立刻打破,但这个劫匪不但劫了整个车上的钱,最后也看中了女司机的相貌,实施强奸。

在女司机被打昏拖出去之后,就紧接着一个青年的特写镜头:他的反应是对车内所有人的“无反应”感到惊讶,接着号召救人未果之后,自己独自出去,准备救回那名女司机,但不仅自己没能救成,反被狠狠地挨了一刀。

接着就是全片个人是一个最好的镜头,也是全片赤裸裸点题的镜头,就是以车外的大远景视角,从远距离用长镜头表现劫匪奸污女司机的全过程以及不远处被刀拉上的青年动弹不得的场景。

我之前有疑问:为什么这个镜头不靠在事发地点跟前,用近距离去拍,不是更能体现劫匪的残忍和暴行吗?同时,为什么这里要处理成一个长镜头,中间冗长,没有镜头变换?

我个人的思考是,这个镜头旨在以一个冷漠的看客心态来表现整个悲剧的发生过程,这就是影片所要表达的核心重点。其实这个镜头的眼光是平静的,但是又是极端冷漠的,这个镜头的整个过程就是这群看客慢慢丧失良心的过程。

我的另一个思考是,如果这个镜头处理成一群看客在窗前的过肩镜头会不会更好?不是会更加突显这群看客的冷漠感吗?

但其实这也不是最佳的处理方式,重要的是,我们在看电影,主体是观众,这个镜头设计的是一个标准的镜头,它不仅是看客的主观镜头,另外也成为了观者的主观镜头,作者的目的是在这个镜头面前,让所有观众都去感受这群悲哀的看客心态。引起我们观者自己的思考,而不是单单指向一群车内的人。

再之后,影片留下一个巨大的悬念,就是女司机最后为什么要把唯一去救她的那位青年赶下车?

原来是女司机决定要用死亡报复这些冷漠的看客,而让青年下车是对他的善良做出的一种回报和补偿。

在短片的后半段有三个镜头让我难忘:
1.在表现女司机和青年陆续狼狈上车的时候,用的是“过车镜头”,同样是车内人的视角。
2.在表现女司机做最后死亡抉择的时候,镜头对准一个冰冷只会机械摇晃脖子的狗。
3.在表现青年知道获救时,对那一瞬间笑的定格特写。

其实在常人眼里这最后的反应应该是一种莫名的悲哀或者有所觉悟,但事实来讲如果是这种常规设计势必会导致结局的平庸化,对这个笑得特写仅因为它是人物潜意识的第一反应,因为它真实。

这同时又是一种得益的获救姿态,这是当代中国小人物的心理特征,这样就把全片故事映射到当代中国社会的现实本身,有了更加深刻的写实感。

这是我个人对这部短片的粗浅理解,其实对于短片这一形式来说,一般都以风格化和精巧情节取胜,而本片却跳出这一定势窠臼,实实在在地讲了一个纪实性的反思题材,同时又不乏精彩和引人深思之处,它用了一个十一分钟的长度创造了让人难忘的精彩。